Click here to enter english version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我的商务中心 | 帮助中心 | 后台管理
您当前位置: 首页 > 舞台艺术 > 广州“演交会”首次入驻大剧院 艺术创作需要“创意搅拌者”

广州“演交会”首次入驻大剧院 艺术创作需要“创意搅拌者”

时间:2015-11-13  作者:周豫  来源:南方日报

 

  今年演交会参与交易剧目千余部,创历史新高。 李细华 摄

  11月10日,由文化部、广东省人民政府主办,广州市人民政府、广东省文化厅承办,广州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执行承办的2015中国广州国际演艺交易会(以下简称“演交会”)正式落下帷幕,此次交易会得到了来自世界近20个国家和地区约200家演艺机构、演出经纪的积极响应和参与。闭幕式现场,广州歌舞剧院音乐剧《和平天使——抗战中的宋庆龄》和韩国光州文化馆等十个国内外演艺合作项目达成了签约意向。

  本届演交会展览面积3600平方米,参展的国外演出商数量赶超以往五届,而此次会展场地的选择更突破常规,通过公开招标首次由广州大剧院承办,旨在通过剧院的艺术氛围和国际演出平台促进演艺行业的互通互联。交易会上,国内外剧院高层代表等演艺界相关人士还进行了以“让中国成为世界的舞台,让世界成为中国的舞台”为主题的文化演艺产业研讨会,集体为广州未来的演艺行业发展出谋划策。

  南方日报记者 周豫 实习生 杨一鸣

  广州市属院团被激活

  演艺行业发展亟需开创新模式

  自2011年起至今,中国广州国际演艺交易会已经连续举办了六届,今年有近200多家演出、经纪组织参会,参与交易剧目达1000多部,为历届之最。

  在广州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巡视员徐彬看来,“演交会”的举办畅通了广州市属乐团“走出去”的路子。经过5年的努力,广州芭蕾舞团、广州杂技艺术剧院、广州粤剧院等院团的演出市场大大拓展,与海外不少国家和地区建立了演艺合作关系,也借此将广州的艺术推出了国门,“仅去年一年,广州杂技团就在韩国演出了60多场。”与此同时,广州通过积极参加美国、加拿大、韩国的演交会,为本地院团的未来发展开通了渠道。

  自此,广州的演艺市场便开始“热闹”起来,中国音乐金钟奖、戏剧梅花奖纷纷落地。此次演交会开幕式上,改编自莎士比亚《威尼斯商人》的粤剧《豪门千金》、粤剧《牡丹亭》、广东音乐曲艺剧《紫钗记》、莎士比亚主题系列演出等十余项戏剧交流演出活动也都顺利签约。

  台湾音乐剧市场拓荒者杨忠衡特意带着20多个团体来到此次“演交会”,在他看来,当下两岸的文化交流还远远不够,他希望未来台湾的现代戏剧、舞蹈、有潜力的音乐剧以及科技表演艺术能够给大陆带来能量和启发,“台湾缺乏市场资源,我希望演交会能作为中介平台把双方关系建立起来”。

  杨忠衡提到,当下国内不少地区经济繁荣,文化艺术生产快速成长,但是有别于西方国家的渐进式发展,还是有些“不自然”的状态,先新建了很多场馆,然后找节目“填”进去,最后才到民间找观众,“这是一种辛苦的反向推动,没有好作品又怎么能吸引更多的观众呢?”

  为此,除了单纯的表演节目的“互访”,他更希望透过参访艺术家“驻村”这种形式,对艺术家们在未来的创作、观念、表演艺术课程上产生作用,“我相信,总需要有一些先驱者开创创作、合作、运营的新模式,通过扮演‘创意搅拌者’角色为两岸的合创项目出谋划策。”

  剧场剧团资源不对等

  外地职业经理人来穗取经

  随着文化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入,如何繁荣舞台艺术创作、制作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并佳的艺术精品、进一步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文化需求成为了与会的剧场、剧团经营者最为关注的问题。

  这一次,太原舞蹈团也特意来取经,“我们就面临着有剧场没有剧团,有剧团没有剧场的困境,在中部欠发达的地区,剧场和剧团究竟该如何有效整合?”诚然,文化产业的发展离不开三个基本:剧团、剧场和观众,剧场是一个城市的文化名片,同时也是城市的文化高地,在中国东方演艺集团董事长宋官林看来,“剧场要能够适应观众的审美需求、满足观众的审美需求以及达到引领观众的审美需求,而这三个是构成演艺能不能走得久、能不能走得远、能不能做强做大的关键问题,而想要寻找出三者之间的有机整合,剧场职业经理人的判断至关重要。”他强调,“跟风”的做法一定要避免,“以今年纪念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这个时间节点为例,剧院、剧团的项目要关注国家的重大战略、切合国家的节日,但是一定要处理好这三方面的关系,剧团不要‘闭门造车’,剧场更不要‘守株待兔’。”

  芬兰瑞典语国家剧院艺术总监Johan Storgard既是一位管理者,同时也是一位优秀演员,通过这次演交会论坛的平台,他也介绍了自己的经验:“这种情况在上世纪80年代的芬兰也出现过,当时很多演员从学校里面毕业,没有剧场可去就自己组成剧团,没有钱租用条件好的排练室,他们先打造一个小空间演出,可以租场地、搭临时演出平台先发展起‘草台班子’壮大自己的观众群,做大以后让政府看到演出对城市的价值,有用以便提供扶持,如到大剧院表演演出100场可以五五分成,等等。如今中国有这么多的剧场,如何活用起来?我认为,它的文化艺术价值是需要通过文化管理者的智慧才能呈现出来的。”

  Johan Storgard认为,中国文化有非常多精彩的故事,“如何用当代的方式讲述这些故事并呈现出来?剧场人责无旁贷。现在很多剧院设施一应俱全,但很很少有自己的剧组制作人员或专业表演人员,我建议不妨通过一些社会资助和票房分成来培养一些,专业人员在剧场集中,剧场的灵魂才能真正实现。”

  应对演艺市场新形势

  利用剧场大数据提升剧目“可识别性”

  这届演交会,与会嘉宾还共同签署了《打造新时代演艺精品的宣言》,承诺将创造出更多思想性、艺术性、观赏性俱佳的演艺作品,以推动更多中国优秀演艺作品登上世界舞台,让中国成为世界的舞台,让世界成为中国的舞台。

  如今,演艺市场模式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,“以前的演出产品是引进再卖给演艺公司,如今我们就直接做终端了,越来越多的剧团开始不再经过经纪公司进行运营。”广东省演出公司总经理王炜说。他表示,未来广东的演艺事业到底应该如何发展,还需要摆正好心态,“现在是互联网时代、大数据时代,谁掌握互联网大数据就能占先机,剧场作为剧院和观众之间的‘连接点’掌握了观众数据,于是越来越多的剧团开始建设自己的剧场,很多经纪公司依然扩张,但有些已经倒闭了,这也是科技发展的必然过程。”在他看来,想要最终在市场上立足脚跟,最终还是需要好的、能够走出去的舞台作品。

  “剧院的创造性无处不在,剧目采购上要有创意,卖票的方式也需要有创意,剧目本身的创意更不可缺少,如何跟融资机构打交道也非常有技巧。”德国柏林喜歌剧院演出中心总监乌尔里克·楞次表示,创意的最终目的就是“通过不同的方式在舞台上将作品以不同的艺术手段呈现出来,让作品更接近老百姓、更加反映人民生活。”接下来,他希望能够在中国的剧场上演固定的曲目,“这些曲目可以让德国与中国的制作者一起合作。”

  为了让剧目更具有“可识别性”,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崔德炜提出了建议,“剧团利用手上的资源,包括技术、创意媒体进行创作,这是好的做法。尤其是在宣传、营销和推广上,产品、价格、地点、定位、公关手段等等每一个都需要提前用合适的办法寻找准备的观众群体,尤其是把年轻的观众吸引进来剧场,让自己买票看。”

  此外,在培养剧场观众群上,王炜提出了艺术教育培训的重要性,“剧院是城市文化的标志,演艺培训在中国很多的剧院里都在做,广州如今也成立了儿童合唱团、芭蕾舞团,他们能够为本市剧院提供了资源上的合作的同时,也为剧院积累了很多会员,为未来的会场培养了潜在观众。”

  • 1
  • 顶一下
  • 0
  • 踩一下
更多>>

推荐资讯

关于文贸通 | 联系我们 | 广告服务 | 诚聘英才 | 网站申明 | 帮助中心 | 友情链接
客服咨询热线:020-87033697 020-87238125 传真:020-37272123
版权所有 文贸通-中国(国际)文化企业产品交易电子商务服务平台
Copyright©2012-2015 wenmaotong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